其乐网-乐趣生活,其乐无穷

乐趣生活
其乐无穷

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籍建华主任与王爱武主任为患者手术 求得一线生机

“王主任谢谢您,您救了我的命!”中午12点多王主任做完一台手术,匆匆出手术室来见童先生,童先生立刻从轮椅上起身,双手握住主任的手连声道谢,两行激动的热泪夺眶而出,再多美妙的语言在此时此刻都略显苍白,家人们闪烁的泪眼,饱含感激的深情,这种患难与共的医患关系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籍建华主任与王爱武主任为患者手术 求得一线生机


患者童先生及家人专程为王爱武主任送“信仰铸就医患信任、挑战极限妙手神针”锦旗


2021年9月16日,童先生一家人,一大早就等候在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手术门口,焦急的等待着正在为患者做手术的整形医院整形外科主任王爱武。童先生把想了三天的两句话“信仰铸就医患信任、挑战极限妙手神针”印在红红的锦旗上,准备在出院的这天,亲自为王主任送上,以表全家人对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的赞誉和感激。


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籍建华主任与王爱武主任为患者手术 求得一线生机


大病初愈的患者童先生与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王爱武主任连连握手道谢


事情追溯到一个月前,由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王爱武主任、籍建华主任与胸科医院李文海院长、二病区崔凯主任团队联合协作,采用显微外科技术,将胸科医生切除恶性胸腺肿瘤之后胸骨、肋骨缺损,心脏、肺脏裸露的巨大创面成功修复,拆掉了患者身上的“炸弹”,从“癌魔”手中夺回了患者的生命。


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籍建华主任与王爱武主任为患者手术 求得一线生机


整形医院颌面外科主任籍建华(左)与整形外科主任王爱武(中)为患者手术


恶性胸腺肿瘤复发,求得一线生机!


其实这已经不是童先生第一次做手术,早在2002年童先生就查出患有胸腺恶性肿瘤,并在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做了胸腺恶性肿瘤切除术。手术效果非常好,健康的生活了近20年。十几年来他小心翼翼保护着自己的身体,童先生的家庭也是有民族信仰的少数民族家庭,每日家人族人都会为他虔诚祷告,但“癌魔”并没有放过他,两年前发现胸部正中原来做过手术的胸骨伤口表面,出现了硬硬的包块,且一天天长大。直到实施此次手术之前,在童先生的胸壁正中,已经形成了一个馒头大小的坚硬肿块,每次吃饭、呼吸、活动都会觉得胸壁胀痛难忍。他听说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有不少来自唐都西京的名医,于是到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就诊。胸科医院的李文海院长、二病区主任崔凯主任接待了童先生,经过一系列检查详细了解病情后,医生们从临床表现和影像学证据判断童先生的胸部肿块是20年前的“肿瘤恶魔”打开了“潘多拉魔盒”重出江湖了!


患者童先生术前情况


通过影像学证据仔细观察,患者此次包块也远不止外表看到的6—7cm大小,肿瘤不仅侵犯了胸骨下段、部分肋软骨,且胸骨下心包前间隙明显增厚,同时经超声穿刺活检后,最终确诊为:恶性胸腺瘤并胸骨及部分肋骨转移。但是童先生还有机会,因为全身检查没有发现有远位肿瘤转移,只要根治切除肿瘤,阻断癌源,他还有一线生机。


但如不进行手术切除的话,势必继续生长侵犯乃至整个胸部、纵膈心包以及肺脏,甚至发生远位转移到身体其他部位继续进行破坏生长,晚景非常悲惨!


与时间赛跑,多学科联手


不做手术,就会要“命”!做手术难度和风险又非常大,要根治肿瘤必须切除整个胸骨和部分肋骨以及骨头表面的覆盖皮肤。且切除后纵膈、心包、双侧肺脏都将裸露在外,病人如不进行皮瓣移植及修复,不将裸露在外的纵膈、心包、双侧肺脏包裹起来,童先生是无法生存的。经全院各科室专家多学科会诊讨论,全面评估后最终确定由胸科医院李文海院长、崔凯主任为患者行胸骨全切+双侧部分肋骨切除+人工胸壁置换术,由整形医院王爱武和籍建华医生为患者进行肿瘤切除后心肺外露创面的修复重建。


对于胸外科来说,因该患者是第二次手术,心包与胸骨后间隙消失、肿瘤巨大,须立刻进行全胸骨切除。当没有了胸骨作支撑,心脏、肺脏、心包都属于外露状态,人体重要的器官会被一一暴露在外。对于患者而言,脏器暴露越久,生命越是岌岌可危,这时需利用3D打印的人工材料替代胸廓结构完成置换,胸腔外科李文海副院长与崔凯主任顺利完成了高难度的胸腺肿瘤根治切除术,并且术中未出现大出血,手术前半部分顺利完成。


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籍建华主任与王爱武主任为患者手术 求得一线生机


3D打印技术制作出的人工胸廓替代了胸骨和部分肋骨


特别需要说明的一点是: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对于患者的骨修复,采用的是3D打印技术制作出与患者解剖结构完全相同的植入材料,植入物采用国际上先进的聚醚醚酮(PEEK)材料,其力学结构接近人体皮质骨,具有重塑胸壁力学的显著特性。由此来制作人工胸廓替代胸骨和部分肋骨。


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籍建华主任与王爱武主任为患者手术 求得一线生机


3D打印技术制作出和患者解剖结构完全相同的植入材料(黄色部分)示意图


切除肿瘤,替换胸骨后,患者胸前出现了个大大的缺口,人工胸骨被展露在外,随着心电监护一声一声的轻响,每个人都紧张万分,因为接下来要面临的是一场重头戏:“软组织修复”及“游离皮瓣转移术”。


修复重建实际上是拆东墙来补西墙,也是难度最高的手术之一,必须要有高超的显微外科血管吻合技术、以及深厚的皮瓣解剖技术,把人身上其他部位的组织移植到需要修复的部位。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王爱武主任有着多年整形外科经验,对于“显微外科技术”驾轻就熟。简单的看虽是从患者腹部“切取”皮瓣再“移植”到胸部软组织缺损处来修复,但其中要有精细的判断、稳健的操作、以及深厚的积淀,才能顺利完成。


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籍建华主任与王爱武主任为患者手术 求得一线生机


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整形外科主任王爱武使用显微技术吻合血管


吻合血管则是这“重头戏”中的难度核心。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王爱武主任、籍建华主任需要将从腹部切取的皮瓣,通过显微外科技术,精确的判断血管的位置,严密的缝合在一起,手术可谓是如履薄冰,对医生精细化操作要求严苛。王爱武主任要将比火柴棍还细的血管用头发丝一般的手术线进行缝合,其中不允许有丝毫误差,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极度考验着医生的耐力和定力。


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籍建华主任与王爱武主任为患者手术 求得一线生机


整形医院颌面外科主任籍建华(左)与整形外科主任王爱武(中)为患者施救


血管成功吻合,整形医院王爱武、籍建华主任施救成功!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