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网【乐趣生活,其乐无穷】

乐趣生活
其乐无穷

可悲亦幸运-我们的80观

可悲亦幸运-我们的80观

 可悲亦幸运-我们的80观


他们是被现实裹挟的一代,童年早早消逝,青春期早早觉醒,他们过早的发现了成人世界的虚假和伪饰,更过早的被抛入一个满是竞争与争斗的世界。——蒋方舟《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1989年,真正的80后。赶上了80年代的尾巴,迎来了90年代的潮流。
从小学到大学,我们“幸运地”见证了这个时代变化的神速。上了初中,小学的操场重建了;上了高中,初中的教学楼重修了;上了大学,高中的宿舍楼改建了。。。好像我们这一代,总是在错过中不断重生,在遗憾中奋力前行。
我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厕所还是大间茅坑式。一个规则长方体,平分成两块,中间一个过道,过道两边分别排列一长排茅坑。一下课,同学们都争先恐后去抢茅坑,跑得快的会直接去中间的茅坑,因为临近门口的容易走光(那时候的孩子已经有了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而最里面的茅坑往往因为蓄积已久的味道无法很好的排出而散发着难闻的气味。来的晚一点的就只有将就外面和靠里的位置。但大家都隔得很近,有的三五成群的进来,会找临近的位置,继续着刚刚没说完的话题;等到上初中的时候,厕所已经进化到了隔间式,同学们还是会三五个约好一起来,然后走进各自的小厕所房间。这种基本全程无交流的上厕所模式好像标志着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速食时代。
或许因此我们逐渐变成了别人眼里冷漠的一代,缺乏热情,缺乏善意,对待周围的事物,尤其是对待人,有一种刻骨铭心的冷。
但其实也不然。
初中的班里有几个小混混的人物,每天课上睡觉,课下疯玩。那大概是个孩子们的锋芒都开始显露的年纪,叛逆不仅仅表现在家长和孩子之间,还有因为想要表现自己而产生的锱铢必较。有一次有两个同学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打了起来。倒也没有很严重的受伤,后来我们都以为就这么过去了。直到一天的物理课上,有个男人突然冲进教室,问了一句,谁是**,后面的同学听到他的名字,迷迷糊糊站起来说了个“我”,男人看见后,拿起讲台上一个临近的椅子就砸了过去。我当时就坐在讲台下面,那个场面到现在还触目惊心。椅子不算是什么厉害的凶器,但那么远的距离,加上不轻的重量,杀伤力还是很强的。那位同学坐在最后一桌,椅子砸过去的时候他甚至还没反应过来,有点偏,但他还是受了伤,后面的小黑板被砸出了一个大坑,幸好并没有波及旁人。教室里突然陷入一阵慌乱,男人很快被老师请了出去,后面的几个同学急忙把那位同学送去了医院。后来我们得知那个男人是另一个同学的爸爸。听说自己的孩子被欺负了,一冲动就跑到了教室来。
而这个受伤的同学家里条件并不是很好,家长没有时间照顾他。所以这之后有那么几个同学,每天都会去医院看那个同学,轮流照顾他,其他同学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去,但都表现出了很关心的态度。其实我们中的很多人和这个同学之前并不是特别好的朋友,只是因为,正义感和是非观突然被这件事激发的棱廓分明,隐藏在心里的善良也因此轻易的被拽了出来。
所以你看,我们这一代的热情和善良,很多时候都只是被自己刻意的隐藏了。
而这大概也是童年早早消逝,青春期早早觉醒的前兆吧。我们早早的进入了一个快速前进的时代,却也保留着原始的善意。
听起来可悲,但也足够幸运。

相关文章推荐

我们的12.19

阅读(68)

我们的12.19许飞的歌还在耳边回荡,思绪穿越过时间的河流想起了去年冬天的邂逅三小时的飞行我们没有半句简单像样的问候无人的小巷喧闹的路口...无言的思念,点滴的心绪,倾诉衷肠。 我曾经在心里暗暗的发誓,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告别之前的颓废与不快,可是...

毕业了,我们一无所有? (一)

阅读(104)

毕业了,我们一无所有? (一) 这世间为什么时间这么神奇?我也好奇,但唯有感叹,在岁月的长河,是遗忘的多,珍藏的少,而有些事,总会在一个特定的点,满脑子的点点滴滴,阴魂不散,折磨你的心脏和泪腮腺。 今天,2014年3月3日,闲着无聊,打开了许久未...

毕业了,我们一无所有? (二)

阅读(123)

毕业了,我们一无所有? (二)Tank唱过一首歌叫《如果我变成回忆》 近日被我从酷狗音乐夹深处扒了出来,用media center 狠狠的设置成了单曲循环,陪着熟悉的旋律,敲下荡在脑子中那些年的七零八碎。 第一次唱起这首歌,是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那是第一...

在第一次中,渐渐的我们长大了

阅读(201)

在第一次中,渐渐的我们长大了人总是渐渐地被推着一步一步的成长,小时候被家长小心翼翼的推着进入了学堂,在小学又被同学们推着一级一级的步入中学,中学又被老师推着一下一下的升到高中,高中又被自己推到了大学,然后呢? 然后就被放逐到社会了... 第一...

我们无法想象的贫穷生活

阅读(144)

我们无法想象的贫穷生活 有一个笑话说,两个农妇聊天,其中一个农妇问,你说皇后娘娘早上吃什么?另一个农妇回答:肯定是大饼卷大葱,酱想蘸多少蘸多少,一点都不心疼;刚好她们的男人也在聊天,一个男人说,如果我是皇帝,就把整个村的牛粪全包下来,不许...

一个追梦人给我们的忠告

阅读(76)

我就是一个坚持梦想职业的人啦!我想讲讲我的理解。 最近,我一个南洋理工大学的学生找到我,就叫她R吧。 R说她马上大四毕业想要去美国读master,学理工科的她想要转换跑道在master改学建筑,希望我能为她写一封推荐信。 我的第一反应是:难道又是被我影响...